当前位置: 首页>热点专题>国库集中支付电子化管理>领导讲话与政策解读
郭方明:齐心协力 科学谋划 共同做好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顶层设计——在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管理座谈会上的讲话

同志们:

  实现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管理,既是提升财政治理能力的现实需要,也是社会各界的殷切期盼,刘昆副部长多次强调要加快推进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管理工作。经过一年多的探索准备,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管理的实现方式、路径等基础性问题已经逐步清晰明了。这次座谈会的目的就是要进一步讨论完善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管理的顶层设计问题,加快地方试点实施步伐。这次会议邀请了10个省级财政部门和12家代理银行总行的同志,很多同志不但业务经验丰富,而且极具钻研精神和创新精神,希望大家深入思考、畅所欲言,共同研究探索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管理的方向和路径,做好顶层设计。为此,结合最新工作进展,我谈几点意见。

  一、 顶层设计,意义重大

  为什么要做顶层设计?从国家层面来看,中国经济正进入矛盾多发期,面临“三期叠加”的挑战,如果没有一条看得准的方向很容易走弯路。从工作层面来看,每一个人、每一个单位做事情也要遵循顶层设计的一般规律,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先想好再行动是一条重要的成功经验。从大量实践来看,凡事想清楚再去做一定会事半功倍,取得较好的效果。顶层设计的意义,我就不再展开了,大家很好理解,关键是怎样做好顶层设计。我想从五个方面跟大家一起探讨。

  一是要选好出发点。改革路径一般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自上而下,一种是自下而上。后一种有时会演变成革命,但被利用好也会是改良。前一种一般是改良。大家想一想,我们的社会是上面人多还是下面人多,当然是下面人多,只有出发点是为了多数人利益才能站住脚。我们搞顶层设计的第一个原则就是要从公共利益出发,一切为了多数人利益。

  二是要抓住大问题。大家利益诉求不一样,所谓众口难调、南甜北咸,每个人都照顾到是不可能的,就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这里就要抓主要矛盾。俗话说纲举目张,纲是鱼网上的总绳,目是网眼,提起大绳子来,一个个网眼就都张开了。我们干事情一定要抓主要矛盾,抓共性问题,抓大放小。

  三是思想要解放。思想不是奔腾牌的,就生发不出新的理论,没有新的理论就不会有新的实践。思想上一定要解放,不要设思想的框框,搞经济不能就经济论经济,做管理也不能就管理谈管理。打造奔腾的思想,可以借鉴中国五千年历史所积累的宝贵财富,也可以从东西文明差异的思辨中汲取营养,可以去看一看自然科学,也要学一学哲学,都可以作为解决问题的途径和方法。

  四是视野要广阔。山高人为峰,站得高才能望得远,有全局的视野才能永远领先,要努力把自己的眼界提升得高远一点,站在高处谋划的顶层设计,生命力才能更强、更持久,生命的状态也才能更加芬芳璀璨。

  五是要不断完善。顶层设计是个好东西,但是也要看到不同历史时期、发展阶段,也有一个吐故纳新、丰富完善的过程。顶层设计不能管一辈子,要尊重群众的原发需求,以奔腾的思想、高远的视野,不断完善,也就是哲学上所说的螺旋式上升。发展永无止境,认识永无止境,创新也永无止境。

  再回到现实中来,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管理如何进行顶层设计,一般的原则必然要遵守,但是为什么把这项工作提高到这样的高度,这是改革实践推动业务发展的结果,很多问题已经不得不解决,这既是社会需求、公众期望,也是提升国家治理能力和财政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现实需要。

  二、 立足高远,胸怀大局

  认识理解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管理,要从大处着眼,要放到财政、社会的大视野来看。下面,我想从公共服务、大数据应用、财政职能三个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一是从提升公共服务的角度来看。政府收费的背后是提供公共服务,公共服务水平的高低,主要有两个标尺:一个是李克强总理多次强调的要从“政府端菜”变为“群众点菜”,群众需要什么,我们就供给什么;一个是学界研究和的实践层面广泛专注的智慧城市建设,公共服务的目标是要让城市更人性化、更智慧化。全面实现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管理,是典型的“互联网+公共服务”,卡一刷、手机一扫,钱就交了,最大限度地方便社会公众,将大大促进公共服务线上线下业务相融合,有力地推动智慧城市建设,从根本上提升政府服务的效率和效能。

   二是从开展大数据应用的角度来看。大数据是下一个社会发展阶段的“石油”和“金矿”,正铺天盖地向我们席卷而来。谁能更好地抓住数据、理解数据、分析数据,谁就能在下一波的社会竞争中脱颖而出。财政部门是数据密集型的综合管理部门,是天然的数据中心,非税收入连接公安、海关、质检、交通、教育、医疗等各行各业,像传感器一样灵活感知社会经济生活的各个角落。通过实施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管理,建立统一的数据标准,能够实现横向财政与执收部门的数据对接,纵向各级财政部门之间的数据共享,对这些海量非税收入数据进行挖掘分析,开发财政数据金矿,财政决策将更加科学,财政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将进一步提高。

   三是从强化财政职能的角度来看。在当前适应和引领新常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过程中,财政深刻介入到国家治理的各个方面,我们要有责任担当,积极推进财税改革,把该由市场去做的交出去、放下去,该由政府提供的服务好、管理好。非税收入作为政府配置资源的重要物质基础,管理更加规范、法治、透明,不合规的事情越来越少,大家的利益才能更多的得到保障。举个例子,浙江的非税收入比较少,说明那儿的创业成本相对比较低廉,大家自然就愿意去投资。成本核算的方法很简单,我相信,靠思想觉悟驱动大家做事的同时,经济利益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随着非税收入管理越来越法制化、制度化、透明化,大家能得到的副产品就越来越多。和社会各界沟通起来,财政治理就显得更从容、更淡定;不同业务主体之间的交流,也会越深刻;各项方针政策就显得更贴近实际、更有生命力。

  三、 大胆创新,谨慎论证

  财政银行都有过惨痛的教训,谁有钱谁上,谁跑得快谁搞,然后全国介绍经验。真正规模才产生效益,大家都纳到一起来了,共同的规则和标准互相可以衡量和计算的时候才能得出结论。以前很多问题就是缺少顶层设计,标准化没搞好。大家要集思广益,谋定而后动,把问题都考虑清楚,同时发挥强大的组织动员力量,做好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管理顶层设计。要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在这里,我先抛几个常见的、典型的问题,供大家研究思考。

  一是如何科学设计缴款流程。现有的缴款方式不够方便是显而易见的,缴款人需到执收单位开票、跑银行缴款、再到执收单位办事拿收据,才能完成整个缴款工作,多次往返、累心劳力、浪费时间。较高层次的管理目标更是可望而不可及,执收单位开票后无法有效跟踪,只能被动等待;财政缺乏有力的监控手段,只能是事后监督;“以票控收”并不能完全达到规范性、有效性等管理目标;无法支持跨省缴款,甚至省内异地缴款都做不到。随着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为优化缴款流程带来了新的机遇、提供了新的思路,线上线下自由缴款不再是“空中楼阁”,我们要深入研究一笔缴款如何准确定位、如何全程跟踪、如何自动化匹配资金和信息等问题,可以充分借鉴互联网领域订单管理的思想,一笔缴款就是一个订单,订单号贯穿业务管理全生命周期。

  二是如何统筹协调各方关系。从系统对接来看,财政与代理银行之间经常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代理银行要进行大量的财政特殊业务处理,财政业务调整代理银行系统就要跟着动,更让代理银行苦不堪言的是,代理银行要分别开发成千上万个面向不同地区、不同级次、不同管理要求的系统。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管理进行顶层设计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要立足全国,构建财政与代理银行之间的新型关系,划清边界、各自做擅长的事,该财政做的在财政内部处理,代理银行回归单纯的金融服务职能。从代理服务补偿机制来看,非税收入收缴目前没有支付代理手续费,银行利益驱动主要是靠财政专户资金沉淀。实行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管理,资金要及时入库,缴款人而不是执收单位选择经办银行,将形成新的利益格局。财政部门要研究出台新的政策,创造互利共赢的氛围,谁出力谁受益,谁付出的多谁收获的多。

  三是如何设计规划最佳路径。实行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管理,为各方提供了更便利的缴款渠道、更实时的信息交互,必然要对现有的信息系统进行优化对接,甚至是重新设计开发,如何形成全国业务协同、各方协调联动需要在路径规划上下大力气。我们不能搞休克疗法,也不可能奢望一蹴而就,国内外的经验表明,标准化是解决系统问题最重要的科学手段,它将各个业务环节、各个不同单位、各个不同设备有机联系起来,为彼此间的协同工作提供准则和标尺。当然,光有标准化还不够,还要有抓手,有标准化落地的载体。可以说,电子化管理总体方案就是在一步步的推演中诞生、成长、成熟,稍后文卿处长会做详细介绍,希望大家大胆想,大胆提,大胆试,我们共同丰富完善总体方案。

  四、 脚踏实地,筑牢基础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管理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要在全国顺利推行绝非易事儿,财政部门和代理银行既要脚踏实地、一个难题一个难题地攻关,也要通力合作、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打通。其中,筑牢基础是关键,路修好了才能跑车,我们要甘当幕后英雄,发扬“谋事要实、创业要实”的精神,扎扎实实做好基础性工作。

  一是要统一缴款识别码。缴款识别码相当于订单号,唯一标识一笔非税收入收缴业务。缴款识别码全国唯一、分级管理、覆盖所有业务,实现从“以票控收”到“电子控收”的转变,从地域化到全国化的转变,从信息孤岛到业务协同的转变,这是非税收入收缴电子化管理中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内容,我们计划尽快修改完善相关管理办法,争取年内出台,形成全国统一的规范,为全面推进电子化管理奠定坚实的基础。

  二是要建立全国统一项目库。大家可能会有疑问,统一项目库十年前中央就想做,但没有推行下去。这是因为当时我们对标准化的认识还不到位,没有找对方法。我们拟引入项目识别码,识别码简化到只包含最基本、最稳定的项目属性,如批准文件、项目顺序号等,给各级财政执收项目都打上标签,不打破大家原有的项目分类和管理口径,通过打标签给执收项目定位,大家有了横向比较的基础,财政部也有了规范项目的抓手,按照公开、透明的原则各自加强对非税项目的管理,并接受社会监督。

  三是要建立统一的金融服务渠道。前面提到,要创新管理,构建财政与代理银行之间的新型关系。推行缴款识别码打破了地域限制,也将非税收入收缴业务抽象成普通的订单缴款,代理银行总行有条件统筹全行系统建设,一套系统实现全国范围缴款,一套系统打通内部各种缴款渠道,一套系统对接财政部门。既节约了大量成本,又为代理银行为财政提供更优质的金融服务创造了契机。

  四是要建立电子凭证国家标准。要实现彻底的电子化管理,全面取消纸质单据,就要让电子单据实现社会化流转,真正作为缴款、报销的合法有效凭证。我们正与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化标准委员会研究拟订电子凭证国家标准,构建电子凭证认证、流转、会计软件对接体系,赋予电子凭证完整的生命力。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电子邮箱:webmaster@mof.gov.cn
技术支持:财政部信息网络中心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